毛姓家族自己的网站
毛氏族人的网上家园

河南省滑县工商管理局原工会主席:毛国端

社会主义芝麻官、新时代的包青天
毛国端
社会主义芝麻官、新时代的包青天
社会主义芝麻官、新时代的包青天
社会主义芝麻官、新时代的包青天

近段,笔者采访了河南省滑县工商管理局原工会主席毛国端,据了解,他虽不能与古代的包拯相比,也不能和海瑞齐名,但其事迹也是当今为官者一般人所不能做到的,也是值得大力宣扬、为人师表的。因为他姓毛,我们毛姓人士更应该为他树碑立传,教育子孙后代,念念不忘老一辈的优良作风和光荣传统。大家都知道,在我国历史上,历代传颂着一大批敢于为民请命,刚正不阿,不惜丢官罢职的直臣廉吏,影响最大的莫过于被百姓誉之为“关节不倒,有阎罗包老”的包拯和敢于责备皇帝的海瑞以及抗旨斩弄臣的袁可立。这些出于公心不惜触怒当朝天子和权贵为民办事的人,冒着丢官杀头危险,为民做主,敢于和邪恶势力作斗争,得到了人们的称赞,其事迹是万古流传。而在当今社会这样的清官还有么?请往下看……

序: 社会主义芝麻官,直言敢谏政清廉,两袖清风朝天去,贫时出家洁时还,不愧苍天不负民,人留清白心坦然,神道有灵应识我,新时代的包青天。

这就是对滑县工商管理局原工会主席毛国端老人风雨人生的真实写照。

毛国端 1929年2月出生在一个贫农家庭,1946年9月,才17岁的他由于受父母良好的教育,便立志参军参战、保家卫国,在357团团部当司号班班长。

1947年12月参加攻打长安战役,1948年3月参加开封战役、淮海战役,1948年12月参加山西临汾战役。曾多次荣立二、三等功,勋章奖章无数,现有失有存。1950年调山东聊城县公安队,1955年转人民警察。1958年2月国家公安部向山东要30名排级以上精明能干、有工作力度的人才到北京化工部研究设计院,转业后被分到橡胶研究设计院工作,在保卫科当科长。

1961年“五风”(共产风、浮夸风、命令风、干部特殊风和生产瞎指挥风)盛行,11月15日中央发出通知:必须在几个月内彻底制止“五风”的蔓延。全国抽调一万多名工作人员下乡驻队。化工部包山西,从省、县、乡到社队各级都派有工作组。当时山西下社有“五风”逼死人现象,原科长毛国端肩负重任,被指派到山西盂县下社,上任时由县组织部领导带队,来到下社开大会宣布原乡党委解散,由中央工作组代替,毛国端任社长,副科长陈某任书记开展工作。

1963年5月13日调滑县银行当公安特派员。

1970年滑县成立“打击投机倒把办公室”,共5人,毛国端任主任。

1972年“打击投机倒把办公室”改名为“市场管理委员会”,仍任主任,乔某某任副主任,后又调乔为主任。1976年“市场管理委员会”又更名为“滑县工商管理局”,田某某任局长,乔任副局长,毛国端任市管股股长兼工会主席至退休。

风风雨雨几十年,头顶乌纱见险滩,若为名利几多程,男儿能上凌阁烟。

根据以上简历不难看出他的为人、他的性格、他的作风和他的仕取,都是令人瞩目的。

笔者在对他的采访中了解到:生活中一辈子不吸烟、不喝酒;工作中不请客送礼、不行贿受贿;一贯坚持党的原则,始终以人民利益为重,鲠介处事,淡薄名利,厌倦官场腐败,莫为私情所曲。如若非然,他从1970年地方工作以后会步履青云、官位赫显。对于他大公无私、秉公行事,在他对自己工作经历简短的回顾中,清清楚楚告诉大家,他是一个社会主义时期“老包”式的人物。

1、不冤枉好人

1972年8月,滑县工商局在河南省滑县道口大桥处设立一个检查站,查住白道口公社西小寨村村民王某往亲戚家送几布袋小麦,检查站要王某回家开信,证明是自用不是倒卖即可放行,结果王某回去让大队会计王某某开信,信中说:此人一贯投机倒把纯属倒卖,应把粮食扣下再罚现金1000元。王某大哭,被毛国端发现,他想也可能是一个冤案,就亲自去白道口找到白道口工商所长刘某某调查,又访问群众。据群众说:王某娘俩很是本分在村里又有威信,这是大队会计王某某官报私仇报复他。毛国端找到村长和支书,他们二人和群众意见相同,毛国端一看如果进行处罚,确实冤枉了一个好人。随后他立即将此事向白道口公社党委书记党某某作了汇报,并要求领导对大队会计王某某就地免职,提拔王某做会计。党书记表态说:就按你的意见办,这样既伸张了正义又合理选用了人才。

2、不能随便放行

1973年9月,滑县白道口蔡湖村蔡某等3人倒卖红枣,被工商局在道口设立的检查站查封,市管会毛国端对蔡某进行了笔录:队里的枣作价交给蔡,蔡外出销售后,回来再给队里算账交钱。当时按说这就是倒私商,应该扣留,检查站叫蔡回家开证明信,好做处理。蔡回去后,大队开了信,信上说:是队里的枣让蔡三人去卖,卖过把钱交给队里,这不是个人经营。大队写信的意思这样就不会把枣给扣留了,结果白道口工商所签字盖了章,说“情况属实”;蔡又找到时任滑县县委副书记兼白道口公社党委书记的党某某签了字,党书记说:“请见信放行”。蔡拿着这令箭般的信满以为就能马上放行,找到市管会一把手伦某某、副职乔某某,乔某某又找到毛国端说:党书记都写信了,老伦也说话了,就马上放了吧。毛国端说:哪有像你这样的头头,看到上级的信就迷堂了,他这信为啥跟他开始的笔录不一样,也不问个青红皂白就叫放行。毛国端就立即跟党书记打电话,说明了情况,党又经过落实才知道大队开的假信,当场表示:“我写的信作废,按政策办理”。

3、敢于拔钉子

1974年4月,滑县万古公社郭庄大队郭某买空卖空,从洛阳铜厂倒卖130吨废铜出售给山西,他从中搞到16吨铜锭牟取暴利,这16吨卖给滑县道口电机厂8吨,剩下8吨在家里存放,然后他带上两根铜锭到北京找销路,没找到,他就把这两根放在了寄卖所,寄卖所的人报了案,北京派出所来滑县公安局了解情况,滑县公安局查到万古派出所,万古派出所和万古工商所在一个院办公,工商所得知这个情况后上报给毛国端,毛国端马上立案前去万古调查,找到郭,郭说:你是一个股长,我是红卫兵闯将(当时红卫兵天下无敌没人敢惹)、公社革命委员会主任,按说我比你级别还高,你来调查我?很不服气,对毛国端置之不理。

毛国端把事情的原委上报一把手祁某某,祁某某和毛国端二下万古。郭说祁,你是局级,我也是局级,咱俩平级,你来管我?我不跟你谈。郭的态度把祁气得不得了,祁说:办案从来没碰过钉子,今天碰了钉子,咋办呢?毛国端说:你看他怪牛么?到检察院起诉看他还牛不牛。

后来起诉到检察院,中午,检察院工作人员和郭谈话,郭仍是态度生硬,不理不睬,一大晌未见分晓。12点了,郭说:该下班了,我该吃饭了,吃过饭再谈吧,说着就往外走。工作人员一脚把门蹬住,你不能走。郭说:咋不能走,我现在还没被拘留。工作人员说:我现在就拘留你,检察院马上对郭进行了拘留。最后检察院在工商局毛国端的配合下依法对郭某某进行立案调查,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4、按政策办事

1974年12月,河南省新乡军分区在滑县八里营公社套购一车羊肉,被滑县工商局在滑县王庄公社设立的检查站查封。新乡军分区托滑县武装部梁某某(滑县武装部部长)找毛国端讲情,叫立即放行。当时武装部是堂堂的部门,谁也不敢惹,毛国端对梁部长的到来并无畏惧之意,不为权势所倾的心里反映使他更加反感。梁部长说:都是为公家办事儿,能抬手就过去吧。毛国端说:是按你部长的意见办,还是按政策办?梁说:还是按政策办吧。没办法,谁叫滑县工商局有这样一个按原则办事的“包青天”呢。最后,新乡军分区套购羊肉全部按国家牌价进行了处理。

5、坚持原则

1975年4月,滑县“市管会”(‘滑县市场管理委员会’的简称)在滑县上官村公社武阳城查扣一批合金钢,被拉到上官村工商所,武阳城支书出面找到县市管会,给滑县市管会一把手伦某某送去两瓶酒、一条烟,伦某某马上给上官村工商所贾某某(贾所长)写信,信是用一个金钟牌烟盒写的,信中说:“贾所长,请见信放行,成品让拉走,半成品可留下”。因他知道全是成品,就没有半成品。这人拿着信去找贾所长时,正好毛国端检查工作也来到了上官村。贾说:毛股长你看咋办,伦局长写信叫放行,你是抓案件的应该你说了算,是听你的还是听他的。毛国端说,你把信给我。

毛国端拿着信装着不知道去找老伦,问道:上官村合金钢一事该怎样处理呀,是放行还是没收?老伦说:按政策办,全部没收,再罚1000元。毛国端把他的亲笔信拿出来让他看,问老伦这是咋回事儿?老伦张口结舌、无言答对,只好说你看着办吧。毛国端平常就知道他的底细,只要让他吃点喝点、弄个烟吸吸,啥原则都不要了,既是写了放行信,就肯定收了人家的礼。毛国端把几位同事都叫来,问老伦,你说他们给你啥好处。老伦说:没有哇。毛国端说:不可能,不说我就到县委去告你,让你吃不完兜着走。无奈老伦说出了实情,他说:他们拿来两瓶酒、一条烟,那不还在我屋放着。毛国端说你都拿出来,退还给人家,最后东西按政策进行了处理。

6、铁面无私

1976年3月,滑县桑村公社郑某倒卖牲口,三头牛被滑县工商局在道口设立的检查站查封,郑某和县委书记郑某某是同村,县委书记郑某某没法出面,就派县委办公室人员张秘书屈尊委就,来找毛国端讲情。张秘书一到,毛国端便说:领导来有啥指示吧。张说:郑书记一个街坊的事儿。毛国端说:你不说我也知道,我这儿有他的笔录,说他和郑书记是一个村的,这事儿好办,我把你们县委下发的文件拿出来咱们共同学习,先统一一下思想再说咋办吧。

张秘书感觉很没面子,又苦求说:看在郑书记的面子上,还是照顾一下吧。铁面无私的毛国端说:照顾照顾,不坚持党的原则,不按政策办事,这人如果不是郑书记的街坊你会来替他求情么?你们除了利用职权行私还会干啥?投机倒把的查住以后,都这样放了还要我们工商局干啥?三个问号,张秘书灰溜溜地走了,最后工商局对郑某按国家文件规定作了处罚,真正体现了毛国端一个工商干部应尽的职责。

7、不接受礼品

1978年3月,滑县工商局市管股股长毛国端、办事员牛某某(后升为副局长)、陈某某等人到老庙公社检查工作,正巧赶上老庙大会,会上他们发现有一个足有50米长的百货经商大棚,一查他们的证件是:鞋帽展销证。毛国端说:你们经营的商品和证有出入,这叫跨行业经营,应该重新办证。货主刘某很不服气还说了些不三不四的话。经了解,这个摊子是由河南省长垣县武邱公社工商所潘某、税务所林某、武装部董某三家合办,怪不得被查时那样牛。毛国端问清后得知老板是工商所在职干部,对这种利用职权、知法犯法行为他更是气愤,便立即查封,将货物全部扣装起来,拉到老庙工商所院内,上了封贴落了锁,并对老庙工商所所长孙某某说:在问题未解决之前任何人不准开锁动封。

武邱工商所潘某来找毛国端,毛国端让他写检查,罚款两万,潘说:写检查,没门儿,我一个字也不写,罚钱我不拿。潘回去又托长垣县工商局局长张某、市管股股长贾某和财务股股长杨某(滑县桑村人)一同来找滑县工商局局长祁某某,祁局长对毛国端的脾气和坚持原则的性格非常了解,说:这事儿我不好处理,还是找毛股长吧。停了一段时间,有人找到毛国端的老家,厚礼相送,但被毛国端严厉拒绝,原物返回。这样推了一年多,到第二年麦收时节,长垣县工商局出头到滑县工商局的上级——安阳市工商局找新来的局长郭某,郭局长和滑县工商局乔副局长来找毛国端,毛国端说:上级领导肯定比我懂政策,你说按哪一条办吧。郭局长说:按政策办,按毛股长的意见办。后经三人共商决定:在长垣县召开全县工商系统大会,要武邱工商所潘所长在大会上作检查,并罚款两万元,一切按原定方案执行。

长垣工商系统召开大会,安阳工商局的郭局长、滑县工商局的乔局长、滑县工商局市管股的毛国端股长和老庙工商所的孙所长应邀参加了会议,会上武邱工商所所长潘某边读检讨书大哭说:我错了。毛国端提出要在大会上当场开具两万元的罚款单据,但这个罚款可在长垣执行,也算是给他们留了面子(因为这个罚款在滑县执行和在长垣县执行均可)。

8、处罚“地头蛇”

1979年10月19日,工商局几个人晚上打麻将,去大街上买烧鸡吃,买的烧鸡是一斤一两,回来一称只有九两,买的人回去找帐,卖主杨某很不服气,依仗自己是道口本地人,属地头蛇,不但不服还想大打出手。毛国端闻讯赶到,下令所有货物没收,将烧鸡13只、大盆一个、架子车一辆全部拉到工商局,让杨某去大队开信,大队的信中写道:东西应该全部没收,再罚他1000元,后杨某他爹出面讲情又承认错误才勉强答应他把大盆拿走,架子车拉走,烧鸡没收按两块钱一只做了处罚。

9、断案如神

1980年2月,桑村李金德李某到山西沁源找史某拉木料,在山上每根10元,运到山下运费是2元,史某给李某按每根20元计算。拉回来后,李某显史某算的价格高,不给史某钱,要按每根12元付钱,史某嫌亏便用计说:钱俺不要了,俺那里面粉贵能赚钱,你让我们拉走一车面,咱们合伙做生意,卖过算账,当时李某利欲熏心就同意了。

他们到海通粮管所面粉厂拉了一车面共8000斤,拉走后一直不算账也不给钱,李某知道上了当也没办法,他就叫海通粮管所的人去山西要面帐,到了山西史某别说不给面钱,连路费都不给,并说:我们的木料说好20块钱一根,拉到后他按12块钱一根算账坑害我们,我们就拉面坑他。海通粮管所要账的人气的大哭,只好在车站卖手表作路费回家,车站有一个小食堂,老板是我们浚县的,食堂老板闲聊中得知,我们这里面便宜,又一想那里的木料便宜,就和海通粮管所的人商量用木料换面,商定食堂老板用沁园电厂的大货车拉过来一车木料,换走一车面,各打各价算账,一趟运费500元。结果海通粮管所的人把木料拉到李金德找李某销售,李某不但不让拉面又将电厂的大货车给扣了。食堂老板回山西后,沁园电厂就找他要车,双方打官司折腾了起来。

三个月后,沁园电厂告食堂老板说:我们的车是三天一趟,一个月十趟,耽误三个月要食堂老板弥补损失一万五,食堂老板就到滑县法庭告李金德李某,食堂老板说:木料我们不要了,只要能把车给俺就行了。庭长一看都是经商引起的祸端,对于工商制度没有毛国端懂得透,就结合毛国端看怎样处理合适。

毛国端说:你只要能把李金德李某、山西史某、海通粮管所、沁园电厂和食堂老板都叫到一起这事就好办了。公堂上几家到齐,毛国端根据国家政策说:粮食是国家一类物资,木料是二类物资,先说沁园电厂,你为投机倒把做生意提供交通工具应罚款10万元,再说李金德李某,你拉木料做生意是投机倒,每根按30元(因为他每根卖20~40)处罚。

经协商:最后沁园电厂也不敢按耽误他们三个月要求了,给他一趟运费500元,把车开走;李金德李某拿钱先把粮管所面钱付了;再把史某和食堂老板两车木料按每根12元算账各自回家;李某卖后剩余木料全部没收,按排价处理并进行了适当罚款。

10、公事公办

1981年3月,农村浇地上化肥紧缺,到处买不来肥料,滑县大寨公社党委书记刘某知道滑县县委副书记冉某和大庆尿素厂有熟人,借工作之便让冉书记写了个信,在大庆尿素厂搞了100吨尿素,当时刘某给冉书记说是分给群众的,结果拉回来他自己私自高价出售赚钱,在八里营公社被查获,市管会接到群众举报,毛国端去现场查看,刘某巧嘴滑舌,赶紧拉近乎说:毛股长你好,那一年我在公安局当副局长,你在公安局当特派员,那时咱们关系就不错,不会忘了吧。

毛国端说:那是私人关系,这应该公事公办。刘某一看这情讲不了,就摊牌说:我卖肥料可是已经交过税的,交税务局2000元,又交武装部2000元。因为当时武装部是谁也没人敢惹的王牌部门,想以大话压人,谁知毛国端却不吃这一套,武装部又怎样,你只要做违法的事儿我就依法处理,秉公办事。毛国端打电话问冉书记,冉书记说:我给他写信是叫他给群众办好事,他只要不是分给群众的就依法追究他的责任。最后毛国端不徇私情,公事公办,还是对刘进行了处罚。

尾声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趋避之”,这是我国民族英雄林则徐被谪贬边疆跟家人告别时的诗句,其真实含义在毛国端身上也大有相符之处。毛国端虽然说官不大,说来要比《七品芝麻官》唐城芝麻官还芝麻官,以上所举实例和古代《包青天》三口铜铡案件也不能相提并论,但这是一般官员做不到的。

据了解,他参加工作四十多年,做出了很多有利于党、利于人民、利于国家的事,但由于他一辈子不会溜须拍马、搬凳子,不会请客送礼,不为权贵而折身,不为名金钱而损名,也曾一度受到过暗算。从1970年在“打击投机倒把办公室”任主任开始至1972年在“市场管理委员会”任主任的几年中,因敢于拔钉子、公事公办、坚持原则、不管亲朋好友一律按政策办事儿、降服地头蛇等等就得罪了不少上级领导,要不然他不会从一个“市场管理委员会”正头的位置上跟副头乔某某进行调换;要不然“市场管理委员会”更名为“工商管理局”时,工商局局长的头衔也就非他莫属了,到头来却是一个股长;要不然……这里有例子为证。

1972年“打击投机倒把办公室”更名为“市场管理委员会”后,其组织归滑县商业局管辖,当时商业局局长兼生产指挥组组长叫郭某某,郭要调毛国端到老店公社当片长(从县城降到乡镇),毛国端到组织部找到副部长郭某,郭某叫找一把手柴部长,柴部长说:根据工作需要,调你到老店去当片长。毛国端说:我有啥错误?要把我调下去,我知道有人要陷害我等等,说了很多,问的柴张口结舌、无言答对。

毛国端又去找县委副书记牛某某(牛抓人事),他把自己的工作现状和有人想报复他的情况跟牛书记说了以后,牛书记大急,马上通知老柴说:要你好好调查处理一下老毛的事儿,给我个汇报。老柴本来就知道对毛国端不公平,是商业局人事股股长刘某听人的指使所为,赶紧撤回调令,又给毛国端赔礼道歉。毛国端当着老柴的面儿说:“大林彪摔死温杜尔汗,小林彪又从阴沟里爬出来,你们搞阴谋诡计陷害老干部早晚会有报应。”

毛泽东说过: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大家可想而知,像毛国端这样一辈子对工作认真负责、从当兵打仗到走入社会主义建设、人人都认为最容易得罪人的市场管理工作,风风雨雨几十年,时时处处为党的事业尽心卖力的老黄牛,在社会主义改革新时代难道还不应该得到表扬么?他大公无私的工作作风、不怕领导给小鞋儿穿的革命精神难道还不应该大树特树么?

毛国端退休后,返回故里(滑县上官镇东太和),整天在家闲着没事儿干感觉无聊,就以自己最大的努力,想方设法为群众做点有 近九十岁的毛国端大街打扫卫生益的事儿。首先由他发起在村里成立了红、白理事会,和有关人员共同制定了用烟、用酒等消费标准,很受广大群众欢迎;其次帮助、扶持多家中小型企业的开办,使一个个将要倒闭的私人企业度过一道道难关并逐渐发展壮大。在教育子孙后代、尊宗敬祖方面,他又自出资金为上几代祖坟立碑五通,真正体现了他木本水源孝敬祖先的哺乳情怀;2006年青海滑坡、2008年四川地震等国家自然灾害他都踊跃捐资,为灾区送去了一个老党员、老干部的一片爱心。

2010年村内兴修水利建水簸箕,他又主动捐资现物,村民为了纪念他的模范事迹,给他就近立功德碑一通。上书:“兴修水利,造福后代”。现在,他已迈入耋耄之年的高龄,但人老不服老,又带领大家开会,组织人员把村内高低不平的泥滑街道修成了水泥路面,真可谓:功不可没!2011年9月28日《安阳日报》社会新刊头版头条以“八旬老人离而不休乐奉献”为标题刊登了他的事迹并配有图片。

社会主义芝麻官、新时代的包青天

毛国端今年(2017)89岁了,除两耳听力下降,身体非常健康,有时拿扫帚在大街上为群众打扫卫生,有时骑一辆带有平梁的老“永久”到处转转锻炼身体,一空闲就读书看报《老人春秋》、《中国老年报》、《夕阳红》等。

清心为治本,直道是身谋,秀干终成栋,精钢不作钩。

毛国端不仅对工作认真负责,在教育子女方面也大有成就,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都已成才,分别在县审计局、县工商局、县农村信用社担任要职。

社会主义芝麻官、新时代的包青天

现在身为县工商局副局长的毛国端次子毛二勇(书法家)尊崇家父教诲兢兢业业工作,又是一头人民的老黄牛。

昨天,当笔者得知他的事迹前去对他进行采访时,他拉着我(本书作者:毛乾业——编者注)的手高兴地说:“我战争年代参加过多少次战役,能活到今天,全托共产党、毛主席他老人家的福,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得为群众做些有益意的事儿,我的工资每月好几千花不完,孩子都能顾住他自己,谁家有困难,我都要尽力帮助,看到大家都能过上好日子,我心里才踏实。”

一席话,道出了一个比新中国年龄还大的老党员、毛泽东时代培养出来的老干部、新时代学习雷锋好榜样的模范标兵、为社会主义建设作出过巨大贡献一位人民老黄牛的高尚情操。愿毛国端这个“社会主义“芝麻官”、新时代的“包青天”福如东海、长命百岁,鸡年大吉,寿星高照,为他的百岁大辰同喜共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毛氏网 » 河南省滑县工商管理局原工会主席:毛国端

分享到: 生成海报
总编辑电话:133-5363-5628。中华毛氏研究会官方网站,毛姓家族自己的网站 ·毛氏族人的网上家园。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